好凶好凶的半棵树

热爱不止于热爱
疯狂杂糅主义
霸图粉

-还差得选呐。

野 客

  白衣送酒 
 
  觥筹一扁舟

  扁舟载秋 

  残雁苦难稠
 
  游子天涯归故里 

  驻舟头
 
  家国毋难留

#神经病系列#
#语文从未及格(●—●)#

  @大年初七ww
  #生贺点文#

  阳春三月,初到淮南的付临凭着心怀天下普济苍生的决心,成功当上了一名…教书先生。

  谢楠泊最近十分郁闷。

  本是阳春三月的天,却偏偏阴雨连绵,连带的身上的箭伤都隐隐作痛,而且。

  付临居然要当教书先生!当上了还不告诉我!我今天一定不吃他做的饭!哼!

  艳阳高照。

  远处,嬉笑的声音传来,谢楠泊撑开窗子,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的付临。那个小姑娘手在干什么?付临的手是她能拉的么!还有那个小屁孩!送什么吃的!付临只能吃我做的饭!盛怒下的谢楠泊已然忘了自己不会做饭的事实。

  淮南春季难得一见艳阳天,付临今天心情倍儿棒。操着一口带着京都味儿的淮南话,将小孩子们一个个的送回家。回程看见淮南河上船市人声鼎沸,顺手稍了两包桂子糖。

  推开大门,付临果然看见蹲在窗边装望夫石的谢楠泊。[付临…你为什么要来淮南…]谢楠泊假装抽噎两声[淮南话我根本听不懂…而且还没个晴天…那群小屁孩哪需要你管那么多…而且…而且我还不会水!]转过头来,谢楠泊偷偷瞟愣在原地的付临。

  [楠泊…你知道么,这楼的原址,其实是淮亲王沈良的故居。]付临缓缓蹲下,直视着对方[王爷现在生死不明,我更是从小跟在王爷身边,就连最后逼宫之战,也是王爷帮着咱们假死,逃命…楠泊…这恩情我忘不了。]

  空气仿佛在此时凝固。

  谢楠泊深吸一口气,站起身[嘿嘿,我就开个玩笑啦,不走不走,不过你能不能不当教书先生啊,我看那小屁孩实在不顺眼!对了还有,付临你以后做饭少放点糖呗,辣椒多好吃啊…啊?]

  […谢楠泊!!!]付临微微一怔[是老子的饭还计较?嗯?淮南哪来的辣椒?不吃你就滚!]

  [别嘛别嘛…我吃我吃…]

  真是一个艳阳天,远在京城皇宫后院的淮亲王看着窗外,打了一个喷嚏。[着凉了?]身后的人关切的询问[昨天晚上在房顶上…时间有点长了]

  [韩霖你给我闭嘴!]

#文还没写居然就有番外了#

【坂隼坂】谁说坂本是人类

#我不是故意要黑坂本的#
#作者吃枣药丸#
#这是一个系列→1.谁说坂本存在过#

 1.隼发现最近的坂本很不对劲。
  
  在坂本去美国的计划因为种种原因被迫延期后。他就表现出了他的不正常。
  
  比如每天做的事情都是固定的。
  
  隼最近有点忙,于是他连续吃了半个月坂本做的的鱼肉粥。
 
  隼现在看到鱼肉粥就想自杀x
  
  2.再说回去。
  
  比如坂本现在除了夜晚时间全部在户外呆着。而且是以及其怪异的姿势。
  
  具体可以参考避雷针。
  
  于是坂本每日看着自家的避雷针,不,坂本顶着大太阳一动不动,甚至一句话也不说…“坂本我的鱼肉粥呢!!!”
  
  3.终于到了晚上。坂本回到了屋里。隼已经吃掉了鱼肉粥,正靠在抱枕上看电视。“坂本,你最近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吸收能量。”坂本正襟危坐。
  
  “什么意思?”隼扔掉遥控器,凑到坂本跟前。
  
  “D城计划毕光二号能源利用电池,使用年限六年,使用方法太阳能转换。”坂本看着隼,一字一顿。
  
  “你是机器人么,怎么还有电池?你说清楚。”隼将坂本压在沙发靠背上,摘掉他的眼镜“嗯?”
  
  “我也。”坂本顿了顿,手腕使了个巧劲,又将隼压在下面,低头轻轻碰碰隼的鼻尖“没说过我是人啊。”
  
  4.隼严肃的坐在矮榻上,仰头看着站在前面的人。
  
  “说!”
  
  “D城计划研究受国际影响被迫停止,研究员对第二批试验模拟人进行召回,但过程出了点小问题。”坂本一边说着,一边想伸手拿回眼镜。
  
  “所以你是那个什么…试验模拟人?”隼挑眉。
  
  “我是那个研究员。”
  
  6.“所以你到底是不是人?”
  
  “可以是,也可以不是。”坂本终于拿回眼镜,低头戴上。“第一批试验模拟人圆满完成任务,除一人选作研究员赐予情感能力外,其余回收制作第二批。”坂本45度角望天。
 。 
  “所有你不是人了?”隼站到人面前。
  
  “你知道4.01么?”坂本往前迈了一步。
  
  “怎么?”“4.1快乐。”
  
  “你居然会开玩笑了?不对…你居然开我玩笑?”隼瞪大眼睛,伸手拎起坂本领子。
  
  “唔!坂…本…”坂本用动作表示了一切。
  
  7.所以坂本究竟是不是人?
  
  这谁知道?
  
  或许你对着天空大喊三遍“装B只服坂本”就知道了。

#坂本在我心中#
#顺带扩列#

【音乐生攻x学霸受】一幅画引发的惨案

#原创,撞梗我的锅#
#七夕单身狗的怨念#
#-起名废#
1.
  学霸是真学霸。

  上课认真听讲,积极回答老师问题,成绩从未跌出年级前十。
 
  但学霸也不是所谓的学霸。
 
  学霸爱玩手机。尤其是手机游戏,像老子的世界。
 
  学霸曾经利用一个月的时间盖出了自己所在的高中。七座教学楼两片广场还有一排白杨林。
 
  当然是在游戏里。

2.
  音乐生也是真的音乐生。
 
  嗓子好,小提琴拉的倍儿棒,大长腿更是迷死人。

  但音乐生也不是所谓的音乐生。

  音乐生爱画画。
 
  虽然每次画的狮子都像猫。

3.
  学霸和音乐生高二分到了一个班。
 
  排座位时学霸看到了音乐生书里夹着的画。
 
  “呦你这猫画的不错啊。”
 
  “这是狮子。
 
  “…哦。”

4.
  学霸和音乐生坐了同桌。
 
  “欸?你是音乐生啊,你会乐器吗?有什么呀?会什么曲子啊?学了多少年啦?你玩手机吗?老子的世界呢?”

    对了,学霸还是个小话唠。

5.
 
  音乐生其实也玩老子的世界。不过水平和他的画一样。这儿就不形容了。

  学霸也得知了音乐生玩老子的世界的消息。

  “联机联机联机!”

  学霸进了音乐生的世界。

  静默十秒。

  学霸笑弯了眼“你这屋子很有毕加索风格啊,你是他关门弟子吧?”
 
  音乐生挑了挑眉,一剑捅死了学霸……的人物。

  “我擦你干什么呢?你怎么这样报复呢?我不过说出了人们的心声,你居然这样对待一个诚实的孩子!我说你怎么这么不正直呢?”

  就在学霸絮絮叨叨时,音乐生又捅死了学霸刚复活的人物。

  “我…记住你了。”咬牙切齿。
  “哦。”

6.
  后来学霸真的在课堂上报复回来了。
 
  但是当音乐生被老师罚站时,学霸也接到了艰巨的任务。帮音乐生把文化课补起来。

  简直五雷轰顶。

  学霸哼哼唧唧的看着音乐生。

  “我去你家…帮你补课…吧…”生无绝恋。
 
  “哦。”

7.音乐生有个大房子。
 
  学霸站在卧室里,星星眼看向周围。

  “想住?”

  “当然啊,这么漂亮的大房子谁不想住啊?”

  “想住就好好讲课。”音乐生瞟一眼学霸。

  十分钟后。

“欸欸欸,去挖点煤做火把…再…”学霸盘腿坐在床上。

8.
  结果音乐生的成绩居然提上来了。于是学霸第N次来到音乐生家,并且第一次吃到了音乐生做的饭。

  “天呐!这…简直就是人间美味…”学霸捧着碗热泪盈眶。

  “还想吃?”
 
  “当然啦…这么好吃真想不到是你做的。”

  “你要是每天都来…就能吃到了。”音乐生的眼眸闪过一片晦暗。

9.
  身为吃货帝国的子民,学霸很迅速的答应下来,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卖了。

  很久之后的某一天,两人在进行了深♂入♂交♂流后,学霸猛然想起了这件事。

  “你当时故意的对不对!你真是…唔唔!你…嗯啊…”

  咳,之后的事,之后再说。

10.
  学霸和音乐生足足坐了两年同桌。音乐生家的地址学霸都倒背如流。

  高考完的暑假,学霸倒背着地址进了音乐生的家。
“联机联机联机!”学霸又盘腿坐在床上。

  玩到兴时,学霸突然放下手机,眉眼弯弯的看向音乐生“我喜欢你!”时间仿佛停止在这一刻。音乐生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向学霸。

  “做的饭!我不喜欢你!”学霸笑着倒到床上“这话是不是特有意思?我从林…”

  “我喜欢你。”学霸的声音被打断,音乐生背对着窗站立,阳光洒落下来,给他周围镀上了一圈金光。

  “我喜欢你,后面没有了,真的。”音乐生略有点紧张的握拳。

  学霸抱着手机僵在了床上。

11.
  最后学霸还是和音乐生在一起了。

  通过一顿饭。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。
音乐生将这句话贯彻的很完美。

  可学霸心中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 “欸当初第一次排座位老师让随便坐的呀,你怎么坐我旁边?”学霸不解。

  “我想知道能把狮子认成猫的人是有多蠢。”

  “…怪不得你态度那么冷淡!”炸毛。

  “…毕竟当然谁也想不到那个小男生会是自己的老婆。”

[END]

#捎带扩列#
#我爱学霸#

谁告诉你坂本存在过?

#ooc有#
坂本不见了。

坂本在去美国前,留下过一个电话号码。隼表面上很嫌弃的揣进兜里,回家却小心翼翼的拿出,抚平褶皱,夹在书里。

但坂本走了一个月,隼一下也没拨过那个号。

显得他多着急找坂本似的。

可就几天前,隼在学校撞见了久保田,顺口问了句坂本近况,久保田却拿疑惑的眼神看向他,隼听到他说: “坂本,是谁?”

不只是久保田,连丸山,深赖等所有和坂本接触过的人,都不认识坂本了。

隼匆忙翻出坂本留下的电话号码,拨打过去,是空号。

坂本仿佛瞬间从他的世界消失了。

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忘记了他。

只有隼。只有隼记得坂本,但他也仅仅知道个名字罢了。

坂本住在哪里?坂本有什么家人?坂本现在在哪?

隼一概不知。

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但隼没有放弃。他仍是看见一个人,就问他是否见过坂本。但当别人反问坂本的其他信息,隼又什么也不知道。

久而久之。

隼都忘了坂本的样子。

隼已经从学校毕业了。周围所有和坂本有联系的人都离开了。隼也不再问了。

在他心中,坂本,就是一个名字罢了。

雨夜,隼走在人烟稀少的大街上。黑色雨伞遮住一半的世界。

一身西装的人走到走到面前,看不到面容。那人微微弯下腰,隼一下就注意到对方左眼角下的泪痣。

“你是?”

“在下坂本。”

“有何贵干。”两道声音同时响起。

#我真的觉得一点也不虐#
#坂本究竟去哪了#
#捎带扩列#